最高院公報案例:認定格式條款效力13條裁判規則

發布時間:2017-02-09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1. 格式條款不存在違反法律規定,侵害國家、集體或其他人的合法權益,未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或者免除義務人的法律責任,也未加重權利人的責任,排除權利人的主要權利等法律禁止的內容的,對雙方當事人應具有法律上的約束力。
——來云鵬訴北京四通利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2年 第6期)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四通利方公司所屬《新浪網》在網站頁面上向用戶展示的網站服務條款內容,符合預先擬定并可重復使用的特征,應屬于格式條款的合同。在網絡信息服務中,網站與用戶都是通過網絡聯系溝通的。網站采用電子文本的格式條款合同方式,供用戶選擇并確定雙方有關信息服務的權利義務關系,不違反法律的規定。對于當事人雙方訂立的格式條款,只要合同的約定內容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應視為有效。《新浪網北京站服務條款》作為雙方確認的信息服務合同,對雙方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作了具體的約定,該服務條款雖然屬于格式條款,但來云鵬在訴訟中不能說明其存在違反法律規定,侵害國家、集體或其他人的合法權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或者免除義務人的法律責任,加重權利人的責任,排除權利人的主要權利等法律禁止的內容,服務條款對雙方當事人應具有法律上的約束力。

2.合同中已經對格式條款中的相關詞語作有明確的釋義,在訂立合同之時,對方當事人對此內容是明知,且未提出任何異議,實際上接受并簽署了合同文本的,該格式合同有效。
——家園公司訴森得瑞公司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7年 第2期)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雖然合同屬于森得瑞公司提供的格式文本,但對于合同條款中的相關詞語,如競業禁止條款中的“關系人”、“關聯企業”的含義,合同均作有明確的釋義。在訂立合同之時,家園公司對此內容是明知的,但并未提出任何異議且實際上接受并簽署了合同文本。因此《加盟特許經營合同》是當事人意思自治的結果,合同一旦成立即對雙方當事人產生法律約束力。

3.格式條款只強調一方權利,損害另一方權益,違背公平原則,該格式條款應屬無效。
——廣東直通電訊有限公司訴洪分明電話費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1年 第6期)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電訊公司在《廣州市數字移動電話(gsm)安裝申請卡》的用戶須知第10條規定,“停機三個月后,本營業處有權將該用戶號碼轉給別人使用,一律不予退還所有入網費用”,是以格式條款的形式出現,只強調了自己的權利,忽視了用戶的利益,損害了洪分明的財產權益,違背了公平原則,該格式條款應屬無效。電訊公司應對轉讓洪分明電話號碼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4.格式合同的條款只在存在法律規定的無效情形時,才能被宣告無效,并非只要是格式合同就一定無效。
——成路訴無錫輕工大學教學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2年 第2期)

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格式合同也是法律所允許的一種書面合同。格式合同的內容雖由一方當事人事先擬就,但在雙方當事人簽字后,就成為雙方當事人一致的意思表示,合同即告成立。雙方當事人如果對格式合同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按照通常的理解予以解釋;如果解釋有兩種以上,應當采用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格式合同的條款只在存在法律規定的無效情形時,才能被宣告無效,并非只要是格式合同就一定無效。成路與金門大學簽訂的格式合同,內容是合法的,也是明確的。對該合同的內容,成路在上訴中沒有提出不同的理解,也不解釋自己為什么在其上簽字,卻以該合同是格式合同,就認為合同的內容虛假,不是自己的真實意思表示,主張該合同無效,這個理由不能成立。

5.格式條款把一些本應由己方承擔的責任也推向相對方,加重了相對方責任的,有違公平原則,該格式條款無效。
——顧駿訴上海交行儲蓄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5年 第4期)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由儲戶在借記卡上設立自己能掌握和控制的密碼,是保障儲戶存款安全和防范犯罪的一個手段。但本案事實證明,盡管儲戶遵守保密義務,犯罪分子仍然能破解和利用儲戶設立的密碼。在技術不斷進步且犯罪手段也不斷變化的今天,不具體分析失密的原因,不考慮儲戶是否存在過錯,一概以“凡是通過交易密碼發生的一切交易,均應視為持卡人親自所為,銀行不應承擔責任”這一格式條款作為銀行的免責理由進行抗辯,把一些本應由銀行承擔的責任也推向儲戶,無疑加重了儲戶責任,有違公平原則,被告的這一抗辯理由難以成立。

6.根據合同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承租人和出租人沒有協商免除出租人退還押金的義務,出租人以雙方簽署的由其提供的解除房屋租賃關系格式合同中有“雙方再無經濟關系”的約定為由,拒絕退還押金,承租人提出異議的,出租人不能免除退還押金的義務。
——徐蕾訴中匯房產公司財產所有權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5年 第9期)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所涉的北京市房屋租賃承租合同和終止協議,都是中匯房產公司向徐蕾提供的格式合同。雙方當事人除對終止協議中“雙方再無任何房屋租賃關系及經濟關系”這一條款的理解存在歧義外,對其他條款的理解一致,這兩份合同的其他條款合法有效。合同法第三條規定:“合同當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得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另一方。”第四十一條規定:“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應當采用非格式條款。”在簽署終止協議時,中匯房產公司明知其按照租賃合同約定收取的押金尚未退還,1600元的押金收據還在徐蕾手中。

作為格式合同的提供者,中匯房產公司既然認為“雙方再無任何房屋租賃關系及經濟關系”這一格式條款中包含了不返還押金的意思,此時就有義務提醒徐蕾注意或在協議中注明:這一條款簽署后,押金不再退還,押金收據廢止。中匯房產公司并未履行這一義務。鑒于終止協議里對押金以及押金收據如何處理只字未提,從“雙方再無任何房屋租賃關系及經濟關系”這一格式條款的文字中,不能直接推導出徐蕾有自愿放棄押金權利的意思表示。因此在租賃合同終止并且應交納的費用已交納的前提下,中匯房產公司僅以徐蕾簽署了終止協議為由拒不返還押金,于法無據,是侵犯徐蕾的財產所有權。

7.購房者對開發商的樣板房表示滿意,與開發商簽訂訂購協議并向其交付了定金,約定雙方于某日訂立商品房預售合同。后由于開發商提供的商品房預售格式合同中有樣板房僅供參考等不利于購房者的條款,購房者對該格式條款提出異議要求刪除,開發商不能立即給予答復。以致商品房預售合同沒有在訂購協議約定的日期訂立的,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規定的“不可歸責于當事人雙方的事由”,開發商應當將收取的定金返還給購房者。
——戴雪飛訴華新公司商品房訂購協議定金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6年 第8期)

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無論是訂購協議還是雙方當事人擬訂立的商品房預售合同,都是華新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當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時,應當作出不利于華新公司的解釋。預約合同的作用,只是為在公平、誠信原則下訂立本約創造條件。從這一認識出發來理解訂購協議中的“到期不簽約”一語,顯然不包括由于不可歸責于雙方的原因而到期不簽約的情形。在買受方只見過出售方提供的樣板房,尚未見過商品房預售合同文本的情形下,若將此語理解為無論出于何種原因,只要買受方到期不簽本約均是違約,勢必將買受方置于要么損失定金,要么被迫無條件全部接受出售方提供的商品房預售格式合同的不利境地,出售方則可以籍此獲利。雙方在訂立本約時的地位極不平等,顯然違背公平、誠信原則。

就本案說,盡管對4月25日的洽談內容雙方當事人有不同陳述,但在此日,戴雪飛到華新公司處,與華新公司進行過商談,是可以認定的事實。這一情節證明,戴雪飛有守約如期前往磋商的表現,有別于到期不去簽約。其次,從5月 7日戴雪飛仍在與華新公司進行磋商的情節看,其沒有拒簽商品房預售合同的明確表現。第三,對4月25日的洽談內容雙方雖有不同陳述,但都不能舉證證明自己的陳述屬實,應合理推定為磋商未成。第四,按照戴雪飛的陳述,其是要待丈夫丘榮回來而未在4月25日簽約。購買商品房乃一個家庭中的重大事件,理當由家庭成員共同協商確定。鑒于僅見過樣板房、還不知商品房預售合同內容,戴雪飛提出等丈夫回來后簽約,這個要求合情合理,不違反訂立預約合同是為本約創造公平磋商條件的本意。華新公司既然收受了以戴雪飛、丘榮二人名義交付的定金,就應當對戴雪飛關于等丘榮回來訂約的要求表示理解。第五,按照華新公司的陳述,戴雪飛4月25日來是要求減讓房價。房價屬訂購協議中的已決條款,戴雪飛如果在本約磋商中提出減價,華新公司當然有權拒絕減價,但在戴雪飛愿意繼續磋商本約的情形下,華新公司不能以此為由拒絕與戴雪飛繼續磋商本約,更不得以此為由將4月25日沒有訂立本約的責任強加給戴雪飛承擔。第六,5月7日戴雪飛看過商品房預售合同后寫下一紙書面意見,華新公司工作人員在這紙書面意見上簽署了“該客戶意見已收到”。華新公司的這一簽署,當然不能證明華新公司同意并接受了戴雪飛的意見,但可以證明戴雪飛在此日與華新公司進行了訂立本約的磋商,見到了商品房預售格式合同的原文,并有與華新公司繼續進行磋商的愿望。

華新公司在以樣板房獲取購房者滿意并與之訂立預約合同后,卻在商品房預售合同中以附件形式列入樣板房僅供參考和合同解釋權歸華新公司的格式條款,這對購房者來說顯失公平。戴雪飛對這樣顯失公平的格式條款提出異議,是合理的。戴雪飛提出異議的行為,間接證明直至5月7日,雙方當事人仍在對本約進行協商,但未協商一致,華新公司關于此前已決定拒絕與戴雪飛簽約的主張不能成立,同時也反證出 4月25日戴雪飛即使不要求等丈夫回來后簽合同,也不可能同意并簽署這個含有顯失公平的格式條款的商品房預售合同。因此,在雙方當事人均不能以證據證明自己陳述真實的情形下,應當認定4月25日未能訂立商品房預售合同的原因是雙方當事人磋商不成,并非哪一方當事人對訂購協議無故反悔。

8.保險合同中規定有關于保險人責任免除條款的,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應當向投保人明確說明,未明確說明的該條款無效。所謂“明確說明”,是指保險人在與投保人簽訂保險合同之前或者簽訂保險合同之時,對于保險合同所約定的免責條款,除了在保險單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還應當對有關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釋,以使投保人明了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
——楊樹嶺訴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寶坻支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7年 第11期)

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涉案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險保險合同中關于“保險車輛造成被保險人或其允許的駕駛員及他們的家庭成員人身傷亡,不論在法律上是否應當由被保險人承擔賠償責任,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的規定,以及該合同中關于“家庭成員包括被保險人的直系血親和在一起共同生活的其他親屬”的解釋,均屬格式化免責條款,提供該格式合同的保險人依法應當就上述免責條款向被保險人作出明確說明。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關于對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的“明確說明”應如何理解的問題的答復》,所謂“明確說明”,是指保險人與投保人簽訂保險合同之前或者簽訂保險合同之時,對于保險合同所約定的免責條款,除了在保險單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還應當對有關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釋,以使投保人明了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該答復雖然是針對修訂前的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作出的,但修訂前保險法第十七條的規定與現行保險法第十八條的規定一致;該答復雖然是就個案的作出的,但人民法院在審理同類案件時可以參照執行。保險合同系專業性較強的合同,涉及專業術語較多,保險人有義務向投保人予以明確說明。平安保險寶坻支公司雖然在涉案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險保險合同文本中以黑體字提示了免責條款,但僅是盡到了提醒投保人注意的義務,根據本案事實、證據,不能認定平安保險寶坻支公司已經履行了就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釋,以使投保人明了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的明確說明義務。因此,不論涉案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險保險合同中的格式化免責條款關于“保險車輛造成被保險人或其允許的駕駛員及他們的家庭成員人身傷亡,不論在法律上是否應當由被保險人承擔賠償責任,保險人均不負責賠償”的規定,以及關于“家庭成員包括被保險人的直系血親和在一起共同生活的其他親屬”的解釋是否具有法律依據、是否有效,該格式化免責條款都因上訴人未能盡到明確說明的義務而歸于無效,該免責條款對被上訴人不產生約束力。

9.訂立保險合同,保險人應當向投保人說明保險合同的條款內容。保險合同中規定有關于保險人責任免除條款的,保險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應當向投保人明確說明,未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據此,保險人有義務在訂立保險合同時向投保人就責任免除條款作出明確說明,前述義務是法定義務,也是特別告知義務。如果保險合同當事人對保險人是否履行該項告知義務發生爭議,保險人應當提供其對有關免責條款內容做出明確解釋的相關證據,否則該免責條款不產生效力。
——段天國訴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1年 第3期)

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人民法院認為:涉案保險合同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約定:“保險人按照國家基本醫療保險的標準核定醫療費用的賠償金額”。對于該條規定,即使涉案保險合同的爭議條款可以被理解為“醫保外用藥不予理賠”,該條款的效力也應當結合保險合同的相關法律規定全面加以分析。從保險合同的性質來看,保險合同是最大的誠信合同,保險合同的免責條款決定著投保人的投保風險和投保根本利益,對于投保人是否投保具有決定性的影響。根據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十八條的規定:“保險人應當向投保人說明保險合同的條款內容。保險合同中規定有關于保險人責任免除條款的,保險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應當向投保人明確說明,未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據此,保險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必須向投保人就責任免除條款作明確說明,前述義務是法定義務,也是特別告知義務,這種義務不僅是指經過專業培訓而具有從事保險資格的保險人在保險單上提示投保人特別注意,更重要的是要對有關免責條款內容做出明確解釋,如合同當事人對保險人就保險合同的免責條款是否明確說明發生爭議,保險人應當負有證明責任,即保險人還必須提供其對有關免責條款內容做出明確解釋的相關證據,否則該免責條款不產生效力。

本案中,人保南京分公司為證明已經盡到告知義務而提供的證據是涉案保險投保單的投保人聲明以及段天國的簽名,但該段聲明的內容并沒有對爭議條款的具體內容作出明確的解釋,不能證明人保南京分公司已經向段天國陳述了該條款包含“醫保外用藥不予理賠”即部分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涵義。因此,即使該條款可以被理解為“醫保外用藥不予理賠”,也不能發生相應的法律效力。

10.電信服務企業在訂立合同時未向消費者告知某項服務設定了使用期限限制,在合同履行中又以該項服務超過有效期限為由限制或停止對消費者的服務的,屬于違約行為,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劉超捷訴中國移動徐州分公司電信服務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2年 第10期)

徐州市泉山區人民法院認為:依據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話費有效期限制直接影響到原告手機號碼的正常使用,一旦有效期到期,將導致停機、號碼被收回的后果,因此被告對此負有明確如實告知的義務,且在訂立電信服務合同之前就應如實告知原告。如果在訂立合同之前未告知,即使在繳費階段告知,亦剝奪了當事人的選擇權,有違公平、誠實信用原則,故對被告此辯稱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11.在消費者預先支付全部費用、經營者分期分次提供商品或服務的預付式消費模式中,如果經營者提供的格式條款載明“若消費者單方終止消費,則經營者對已經收費但尚未提供商品或服務部分的價款不予退還”的,該類格式條款違反我國合同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相關規定,應屬無效。
——孫寶靜訴上海一定得美容有限公司服務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4年 第11期)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根據法律規定,經營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規定,格式合同、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包含有上述內容的,該內容無效。在上訴人孫寶靜簽訂的服務協議及聲明書中雖寫明孫寶靜放棄或不按照被上訴人一定得公司的安排接受服務,則不退回任何費用,但這些“余款不退”的約定系由一定得公司預先打印擬定的格式化條款,而且綜觀服務協議及聲明書的內容,服務協議、聲明書僅對孫寶靜的權利進行了約束,而絲毫沒有諸如是否需達到服務效果、一定得公司在無法達到服務效果時是否應承擔責任、一定得公司在不能提供相應服務時應承擔何種責任等對一定得公司的權利進行相應約束的約定。而作為消費者的孫寶靜一旦預付了服務期內的所有費用,即使對服務效果不滿意也無法放棄接受服務。顯然,提供格式條款的一定得公司并未遵循公平的原則來確定其與孫寶靜之間的權利和義務,服務協議及聲明書中關于孫寶靜放棄服務不退回任何費用的約定明顯加重了孫寶靜的責任,排除了孫寶靜的權利,這些約定條款應屬無效。

12.保險公司以保險合同格式條款限定被保險人患病時的治療方式,既不符合醫療規律,也違背保險合同簽訂的目的。被保險人有權根據自身病情選擇最佳的治療方式,而不必受保險合同關于治療方式的限制。保險公司不能以被保險人沒有選擇保險合同指定的治療方式而免除自己的保險責任。
——王玉國訴中國人壽保險公司淮安市楚州支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5年 第12期)

江蘇省淮安市淮安區人民法院認為:按通常理解,重大疾病并不會與某種具體的治療方式相聯系。對于被保險人來說,其在患有重大疾病時,往往會結合自身身體狀況,選擇具有創傷小、死亡率低、并發癥發生率低的治療方式而使自己所患疾病得到有效治療,而不會想到為確保重大疾病保險金的給付而采取保險人限定的治療方式。保險人以限定治療方式來限制原告獲得理賠的權利,免除自己的保險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十九條的規定,該條款應認定無效。而且,隨著醫學技術的進步,外科手術向微創化發展,許多原先需要開胸或開腹的手術,已被腔鏡或介入手術所取代,而重大疾病的保險期間往往很長甚至終身,因此保險人以被保險人投保時的治療方式來限定被保險人患重大疾病時的治療方式不符合醫學發展規律。保險公司不能因為被保險人沒有選擇合同指定的治療方式而拒絕理賠。

13.合同中分別約定了逾期交房與逾期辦證的違約責任,但同時又約定開發商承擔了逾期交房的責任之后,逾期辦證的違約責任就不予承擔的,應認定該約定屬于免除開發商按時辦證義務的無效格式條款,開發商仍應按照合同約定承擔逾期交房、逾期辦證的多項違約之責。
——周顯治、俞美芳與余姚眾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案(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6年 第11期)

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附件八補充協議第6條第2款關于“若出賣人逾期交房并承擔了逾期交房違約責任的,則本合同第十六條中出賣人承諾取得土地、房屋權屬證書的時間相應順延,順延期限與商品房交付的逾期期限相同”的約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四十條規定: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該補充協議的格式條款系上訴人提供,并沒有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而其內容顯然對被上訴人利益不利,導致被上訴人權益處于不確定狀態,免除了上訴人按時交付房地產權屬證書的義務,應當為無效。

(責任編輯:茹英杰)

斗战神有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