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5天速成?!——“沐憶學堂”速讀培訓班起底

發布時間:2019-11-01 來源:新華網

  近期全國各地出現名目繁多的“神童”培訓班,宣稱“量子波動速讀”“蒙眼翻書穿針”“一分鐘閱讀上萬字”,打著高科技旗號販賣偽科學。

  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本月中旬對培訓機構“沐憶學堂”進行立案調查。這家自稱能快速“調整腦電波”的機構,號稱已為“全國上萬名學生和種子學員”進行“全腦潛能開發”,培養出的“速讀達人”每分鐘可閱讀上萬字,以所謂“分銷”模式拉家長做投資“合伙人”,種種手段令人驚愕。

  號稱給腦電波調頻道 被立案調查后仍在營業

  “四種基本的腦電波包括德爾塔腦波(DELTA)、塞塔腦波(THETA)、阿爾法腦波(ALPHA)、貝塔腦波(BETA)……”面對這樣的培訓班宣傳資料,當家長感到“眩暈”的時候,就已經快要入甕了。

  記者日前來到位于深圳福田區卓越時代廣場3801的“沐憶學堂”,發現盡管本月中旬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已依法對該機構發出詢問通知書并立案調查,但其仍在營業。“招財金蟾”擺放在顯眼位置,墻上的營業執照顯示,公司主體名稱為深圳沐憶教育網絡科技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25日。然而該企業并不具有培訓資質。在工商信息登記的企業經營范圍中,與教育相關的只有“教育咨詢”“教育軟件開發與銷售”“網絡技術開發”。

  “沐憶學堂”宣稱可以幫人給腦電波調頻道,調對了頻道就能大幅提高閱讀速度。據“沐憶學堂”分公司員工薛老師介紹,他們給孩子聽一種類似輕音樂加上嗡嗡的聲音,可通過“音頻潛能開啟”,“與右腦負責閱讀板塊的腦頻形成共鳴,快速調整腦電波。”“沐憶學堂”公眾號宣稱,“9至15歲的孩子通過5天培訓至少達到每分鐘閱讀字量一萬字以上。”如果按照這個速度,每秒至少可讀167個漢字,《老人與海》兩分鐘就可以讀完。

  在該機構發布的招聘啟事中記者發現,該機構對教師要求不高,對資質和教育經驗沒有任何要求。同樓層的其他公司員工向記者透露:“感覺他們的人員變動很頻繁,最近見到的都是新面孔,以前說過話的現在都沒有看到過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種富含“黑科技”的速讀培訓盡管漏洞百出,卻在全國遍地開花,一方面利用了家長望子成龍的教育焦慮,另一方面則由于資本假借教育題材在背后推波助瀾。

  公開信息顯示,“沐憶學堂”有多家關聯企業為基金公司。根據工商信息,“深圳沐憶文化傳播合作企業(有限合伙)”注冊資本為3億元,法定代表人為深圳互動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唯一的自然人高管為歷昱良,歷昱良同時也是深圳互動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沐憶學堂”聯合互動投資公司、約克資本等于8月1日舉辦“上市首屆匯報會”,介紹沐憶速讀營地課產品取得“令人矚目的利潤”,宣布企業“正式進入上市輔導期”。

  “沐憶學堂”上市看似天方夜譚,上市故事卻帶來真金白銀。該機構不光賺家長的學費,還要拉家長入股,賺取數額不菲的投資款。據由學生家長變為“股東”的黃先生介紹,“沐憶學堂”通過加盟方式發展下線,各地“城市合伙人”根據地域范圍需要繳納100萬元至1000萬元人民幣不等的加盟費,加盟商每臺電腦可以獲得總部發放的提取碼,接受“潛能開啟音頻”,并獲得一定數量的教師培訓名額,其余每位教師學費按照每人1.2萬元收取。黃先生自己就花費100萬元拿到了宣城一市六縣的代理權。

  “沐憶學堂”宣稱“全國有三個運營分公司,已發展了23個‘城市合伙人’及區域獨家”。該公司微信線上平臺“沐憶學堂學員公益發展學院”,以所謂“分銷”形式進行資本運營,在各個城市招募“城市合伙人”,“分銷總收益”時時更新。

  培訓機構也需“掃黑除惡”

  記者聯系深圳市場監管部門獲悉,“沐憶學堂”涉嫌違反廣告法多處規定,如第二十四條第三項,即“教育、培訓廣告不得含有下列內容:利用科研單位、學術機構、教育機構、行業協會、專業人士、受益者的名義或者形象作推薦、證明。”以及第二十八條第二款第四項,即“廣告以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內容欺騙、誤導消費者的,構成虛假廣告。虛構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效果的”。目前案件正在調查處理中,如經查實,將按照廣告法有關規定進行處罰。具體處罰金額正在核實中。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在深圳,北京、廣州、杭州、濟南、駐馬店等地都有類似機構,有的稱“量子波動速讀”,有的稱“全腦開發”,違反基本常識和教育規律,不光騙錢而且害人,堪稱又“黑”又“惡”。

  專家分析,家長被“神童情結”和焦慮情緒支配,希望能找到一條捷徑,快速提高孩子的學習能力。在這種情況下,某一培訓機構宣稱可以創造奇跡,讓孩子擁有超能力,家長很容易本著寧可錯、不可錯過的心態而入局。

  心理學科普作家唐映紅認為,應該拋棄任何可以快速提高孩子智力或認知能力的不切實際的期望,世界上沒有任何提高認知能力的“捷徑”。

  教育學者熊丙奇呼吁,有必要加強對培訓機構尤其是對中小學學科類培訓以外培訓內容的監管,包括資質審批和過程監管,不能讓違反科學常識和教育常識的培訓大行其道。“目前對培訓機構的培訓業務尚缺乏過程監管。所謂過程監管,就是監管部門應要求培訓機構備案教育培訓項目、內容、對象,由此掌握培訓機構的培訓情況。如果有了過程監管,‘量子波動速讀’這類培訓就很難再招搖過市了。”熊丙奇說。

(責任編輯:xfzbd1)

斗战神有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