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臉支付成支付行業新寵 消費者更需“安心丸”

發布時間:2019-11-21 來源:工人日報

  在今年10月舉行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銀聯攜手60余家銀行聯合發布全新智能支付產品“刷臉付”,正式進軍刷臉支付市場。自此,刷臉支付市場首次迎來了“國家隊”成員。業界專家認為,刷臉支付時代已經來臨,但數據安全以及支付安全是刷臉支付的重中之重。

  支付行業新寵上線

  自刷臉支付推出以來,支付江湖就開始了暗地交鋒。支付介質的巨變給如今的支付行業帶來了全新的機遇和挑戰,各支付平臺都想抓住機會抓住更多消費者。可以說,刷臉支付,改變的不僅僅是支付方式,更是引領科技、金融等多個行業發展的催化劑。

  數據顯示,目前在支付市場中,微信與支付寶通過掃碼等方式占據著全國高達90%的市場份額,云閃付緊跟其后。而從掃碼轉化成刷臉,支付平臺早已開始主動出擊。去年12月,支付寶推出刷臉支付設備“蜻蜓”,以期設備能像蜻蜓復眼一般快速精準識別物體;3個月后,微信也發布了刷臉支付設備“青蛙”。隨著銀聯云閃付“刷臉付”的加入,刷臉支付市場盡管還未成熟,卻已呈現出“三國鼎立”的局面,火藥味十足。

  支付行業專家提出,阿里、騰訊、銀聯三大巨頭爭相布局的意義在于,刷臉可真正從用戶層面實現“無端”,即使對手機功能不熟悉的年長消費者,也能通過技術變革成為移動支付的新增量。而據易觀智庫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90984.6億元人民幣,國內的第三方信用支付市場目前其實根本還沒有到達天花板。

  市場還有很大空間,難怪第一梯隊爭分奪秒,而京東、美團等第二梯隊互聯網陣營也躍躍欲試,在一些線下零售場景中開展刷臉支付的應用嘗試。

  對銀聯而言,刷臉支付則是一個移動支付場景超越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契機,所以對相關技術的開發和應用一直很積極。記者了解到,招商銀行是國內首家研究人臉識別技術的銀行,目前,已相繼推出了刷臉取款、刷臉轉賬、刷臉支付等功能。農業銀行、建設銀行等多家銀行還將刷臉技術應用到了ATM上,實現“刷臉取款”。

  “刷臉”市場為何大受追捧?

  在過去,一句“我出門都不用帶錢,刷臉就行了!”道出的是四海之內皆兄弟的“面子”市場。而如今,不需要兄弟給“面子”,任何人露一下臉便可完成交易。方便快捷是支付技術革新的最終目的。成功的互聯網企業,或者說互聯網企業想要成功,都要解決一個共同問題:服務于人。事變簡單,人可以變懶,就是制勝關鍵。

  據統計,一臺刷臉機每天的工作量相當于3個收銀員,10個消費者同時結賬,傳統模式用時56秒,而刷臉只需10秒。顯而易見,刷臉支付不但節約了用戶時間,還有效緩解高峰時段結賬排隊現象。針對部分特殊人群如老人、聾啞盲人等,刷臉支付還能為其提供最直接的便利,從而更好地推動普惠金融的落地。

  從商家的角度來看,刷臉設備不只是一種簡單的交易結算工具,它還可以由此減輕人力成本,降低營銷成本。如今,在一些像永輝、沃爾瑪等大型超市里,都設置有人工收銀和自助收銀兩種結算方式。消費者在設備端口自主完成商品的核對和付款工作已不足為奇。

  “剛開始大家可能都不太敢用,擔心用不來,都愿意去人工收銀處排著,自助收銀那里空著也不去。后來鼓起勇氣試了一次,發現真的好方便,就喜歡上了。”永輝超市里一位正在自助結賬的王女士告訴記者,現在自助收銀區也要開始排隊了。

  對于支付平臺而言,技術變革也推動著支付方式的變革。2017年,刷臉設備要幾萬元一臺,到2019年8月,刷臉支付設備成本已被降到3000元左右,技術得以迅速推廣。許多行業人士稱2019年是刷臉支付元年,支付寶、微信支付方面投入的大量消費補貼用于刷臉消費的隨機免減,加上刷臉支付設備自帶會員綁定后臺,消費者在門店完成一次刷臉支付后,即可成為該店會員,下次到店即可享受相關商品優惠,刺激消費者二次進店,極大增加了商戶門店的用戶流量和粘性。這也成為刷臉支付受寵的重要原因之一。

  安全性理應一馬當先

  近日,艾媒咨詢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移動支付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國移動支付交易規模達到166.1萬億元,預計2019年中國移動支付用戶將達到7.33億人。

  目前支付寶與微信的刷臉支付設備落地體量約在10萬臺,同時云閃付也在廣州、杭州等七個城市陸續上線了“刷臉付”。

  記者走訪發現,目前重慶的大型超市基本都開設了具備刷臉支付功能的自助結賬區:在羅森、鄉村基等商戶門店里,也能尋見刷臉支付設備的身影;甚至是在一些區縣開往鄉鎮的公交車上,都裝上了刷臉設備……刷臉支付發展和擴大趨勢已不可阻擋,然而,從安裝數量看,刷臉設備的總體落地效果并不理想,消費者對刷臉支付還保持觀望,甚至顧慮頗多。

  不少消費者對刷臉支付的安全性與風險性提出了質疑。重慶江北區一家連鎖奶茶店店員表示:“設備是公司統一配的,但刷臉支付使用率并不高,如果不是店員提醒有優惠,一般客戶都不會主動使用。”一位在校大學生告訴記者:“盡管現在很多高鐵坐車都是掃臉驗證,但是掃臉付款有待考驗,我怕被收集生物特征信息,網銀不安全。”

  相關技術專家解釋,與指紋、虹膜相比,人臉具有弱隱私性的生物特征,而且正是由于手機這一介質的缺失,人臉信息的“克隆”與利用也會變得更加容易,相應地,用戶使用刷臉支付的風險也就更高。

  “人臉識別技術雖然提升了金融服務的便捷性和普惠性,但同時也存在隱私泄露、算法漏洞等系列風險。”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司長李偉認為,在“得數據者得天下”的時代,僅憑無時無刻顯露在外的人臉便可進行的支付行為交易隱患巨大。

  從理論上講,刷臉支付的基本原理是將終端硬件采集到的信息與云端存儲的信息進行對比,信息一致即解鎖完成人臉支付。專家分析表示,這種模式存在著三方面的風險:不法分子獲取到生物數據庫的相關信息,引發“盜臉”案;或是運用照片、面具等假體進行攻擊,對用戶資金安全造成危害;此外,如果他們發現和利用可能隱藏或者新增的算法漏洞,則會造成系統性風險。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表示,針對刷臉支付,監管部門應該盡快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對其加強監管。此外,企業也應當自律,保障消費者的信息安全,減少刷臉支付的安全隱患,給消費者一顆“安心丸”。

(責任編輯:xfzbd1)

斗战神有赚钱的 中兴通讯股票 辽宁11选5手机版 st股票推荐 内蒙古11选五遗漏 真网 山西快乐十分投注 一分彩人工精准计划群 贵州11选5玩法规则对照表 台湾宾果28盛大sd7799内部 福彩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好彩1生肖走势图